现代舞团运营难,挣钱更难

编辑:小豹子/2018-08-17 15:49

  

  文慧

  

  谢欣

  

  侯莹

  

  王亚彬。王坤 摄

  越来越多现代舞团和独立舞者的出现预示着中国现代舞团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大,但另一方面,市场的不成熟也在消磨着一些人的热爱。新京报采访已独立运营现代舞团数年的舞蹈艺术家王亚彬、侯莹、谢欣和文慧,调查了解现代舞者们的生存现状。

  同题问答

  1 为什么选择“偏冷门”的现代舞?

  2 你的舞团现在有多少名舞者?招聘合作舞者的标准是什么?

  3 你的舞团每年的运营情况怎样?靠什么来维持收支、盈利?

  4 运营有过入不敷出的时候吗?想过放弃吗?

  5 现代舞团近几年国内的生存状况比你刚成立舞团那个时期有改善吗?

  6 接下来对舞团的发展有什么样的规划?

凤凰彩票官网(fh03.cc)

  文慧

  1994年前往纽约学习现代舞,同年在北京创建“生活舞蹈工作室”,是一个基于舞蹈与剧场表演的独立演出创作团体。其中作品《生育报告》于2004年获苏黎世国际戏剧节ZKB奖项,国际巡演长达7年。

  1 1993年第一次接触现代舞是在金星开办的现代舞培训班,我觉得身体被打开了,有了更多的可能,所以1994年我去纽约专门学习现代舞。我有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现代舞可以承载这些。

  2 我们没有固定的舞者,也没有固定团队,很多时候是有作品了然后以前合作过的人就会一起过来做这个事情。

  3 我们是非盈利的,在国内从来没有卖过票。我个人会编一些晚会、去大学做讲座、做工作坊等等。我们一直坚持独立生长独立创作,创作了近20个当代舞蹈作品。现在我经常很尴尬不知道怎么跟人解释我在做的事,人们往往会问“不卖票你做出来干吗?”其实你必须用你的身体来体验过才知道这份工作的乐趣。

  4 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一切。

  5 在我看来,近几年是比前几年要差,但是比起20几年前那肯定是要好了。最近我听说好几个舞蹈工作室都被拆了,我的工作室也搬离了原来的地方,现在也没有自己的排练厅了。难,真的很难。

  6 我有时候在想,既然我选择做这件事情,就不可能想着要靠它盈利,也不要去想会怎么样发展,不然我是坚持不下去的。现在就两个字, “坚持”。我没有把自己定位,说我就是个舞蹈家,拍纪录片,做装置,做图片,基本想做什么就去做了。身体记忆是一个活着的资料档案库,我在乎的是用身体去触摸历史和感受现实,挣钱这事就随缘吧。

  谢欣

  曾先后在多家现代舞团任职舞者,2014年创立自己的舞团:谢欣舞蹈剧场。同时还担任上海体育学院客席教授,上海歌舞团客席编舞,也是国家艺术基金、中国文联基金计划支持艺术家,是编导界备受瞩目的后起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之秀。

  1 我好奇心重,喜欢研究人的身体到底有多少可能性。而现代舞是很丰富的,相对而言也比较自由。

  2 我们舞团现在有4位全职舞者,还有十几位兼职舞者,我们会经常进行招聘。最看重舞者潜力。

  3 都说在国内做舞蹈难做现代舞更难,我反而觉得现在是个好时候,因为只要有能力出作品,就不愁没有资金支持,比如我的《一撇一捺》就曾获得2016国家艺术基金、中国舞蹈家协会“培青计划”、上海国际艺术节支持。和欧洲朋友聊中国现代舞的现状时,他们听说我们有很多途径的资助,很羡慕,因为欧洲的现代舞市场在走下坡路,已经越来越难从国家和剧场拿到钱。

  4 虽然很难但没想过要放弃。舞团没有收入时我会自己或带着舞者去接一些项目:演出或者讲座之类,除了养团,培养出好的舞者对于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5 好太多了,这个时代是很有趣的。国内观众越来越开放,演出市场和观众审美水平也已经准备好,就看中国的创作者们能不能拿出好作品让观众买单。我和我的团队做一些很大胆的尝试不用担心观众接受不了,很自由开放。而且市场更包容,剧场也对舞者有更多的支持。

  6 我是觉得先去做,不要想太多。盈利是另一个层面的东西。我现阶段做到的就是在挣钱中自我学习和成长,然后去创作更新的东西,然后用好的作品去挣下一部好作品的钱。

  侯莹

  2004年曾被《纽约时报》誉为“年度卓越舞者”,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八分钟《画卷》的编导之一,2011年创建侯莹舞蹈剧场。因勇于探索,作品在海内外广受好评,被誉为“舞蹈界卡夫卡”。

  1 舞蹈没有冷门一说,我选择现代舞是因为1994年广东实验现代舞团的《神话中国》被震撼了,从此我撇开了传统训练。

  2 这些年来我们舞团一直有5-6个常驻舞者。我招人很谨慎,也是对舞者负责,因为我的舞蹈体系偏西方,凤凰彩票网(fh643.com)身体的解构和运动方式都和中国舞不同,这需要从生理上来重新学习。

  3 每年的支出大头就是在作品上,目前我们也就是收支平衡的状态。有喜爱艺术的人合作时会提供支持,比如我们的作品《涂图》,logo、海报设计、部分服装都是朋友帮忙做的,我有时候也会自己出去接一些商演和讲座。

  4 当然有入不敷出的时候,我现在追求的就是持平。有好的作品就可以申请国家艺术基金,就可以坚持到下一部好的作品。

  5 有改善,那时候社会对艺术的需求没有这么大,也没有这么包容。我觉得这些年我们现代舞团的生存空间有了,接下来就要看怎样发展。

  6 我觉得“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点很重要。现在创作环境和市场其实在慢慢变好,但还不够好,所以我希望能对这个市场做些什么,盈利是其次的。我们作为一个先驱者的角色,希望能对推动中国现代舞团的发展起到一些作用,所以我在保持作品纯度的同时,将来也会更加注重艺术教育这一块。

  王亚彬

  国家一级演员,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其工作室推出的“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系列品牌演出已进行到第十季,在该品牌演出季中的多部作品获国内外奖项。

  1 所谓的“冷门”与舞种无关,与作品的严肃程度有关,对于一个创作者,其实不同的舞种都是我的创作素材。

  2 “亚彬和她的朋友们”从2009年至今台前幕后合作的艺术家有近200位,我们需要的舞者数量和标准是根据每部舞剧的创作来决定的。

  3 现代舞团多数要靠艺术基金,剧院委约经费来维持创作成本,维持收支平衡其实不易,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创作优秀的作品。比如舞剧《青衣》目前能安排到一年70场,优秀作品是维系收支的核心。但艺术性演出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大多地区应该都只是维系收支平衡,很难谈及“盈利”。

  4 演出行业遇到的困难我们都基本体验了一遍。非常困难的时候,就是靠朋友帮忙去拉赞助、蹭价格低廉但可以保障排练的场地,一定程度上也是这些帮助过我的人支撑我走到了现在。但对我而言,当我的困难与我对舞蹈的爱面对时,困难会瞬间溃不成器。

  5 与十年前相比,有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6 明年我们将计划推出“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系列演出十季展,通过重新复排前九季的优质舞作和舞剧,更好回顾与展示这十一年里“亚彬和她的朋友们”创作的不同舞作,以及还将继续推出丝绸之路系列的作品。特别欣慰,我们这十年里遇到的观众都不错,如果一定要说培养观众,那让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用心面对。